2010年3月16日星期二

308的家定,328的家定


黃家定決定東山再起,讓很多評論家都大跌眼鏡。黃家定的付出,確定了黃廖配的配對。至于蔡細歷方面,謠傳蔡細歷將會與江作漢搭配,全力與黃家定和廖仲萊對著干。在署理總會長之職上,廖仲萊對壘江作漢相等于部長對部長,其中一個部長將會落馬。

馬華在開倒車,我們可以看見馬華在308大選后,希望重整一個強而有力,敢怒敢言的馬華。但是,我們看見了黃廖配是一個怎樣的馬華 ?蔡江配又會讓華社看到什么形象的馬華?黃家定在308政治海嘯后,選擇不參與1018的黨選,把“問責文化”執行到底。我們放大了黃家定的“問責文化”,但我們沒有注意到問“責”文化的責是什么?這一個責任到底是多大的責任?不是純粹的大選領軍失敗,為大選敗北負上責任那么地簡單。有些人會說黃家定已經為大選大敗而負上責任了 ,這是有擔當的做法,是值得我們歌功頌德的榜樣。但是,我們必須意識到一個事實,黃家定為何要負上責任,只因這一個責任是華社否決了黃家定領導的馬華。華社通過選票教訓了馬華,否定了黃家定的“堂堂正正做官,清清白白做官” 及“ 不唱高調,只求成效”的領導方針。

今天,黃家定的付出是為了黨(他的出師表),但馬華要面對的是全體華社。全國大選也許就在明年舉行,而就同樣的領導方式來領導馬華再戰江湖的話,我們可能連15個國會議席也保不住。還有,我對黃家定的出師表有一些質疑,“黨難當前,感到悲痛,復出是為了黨”。我在想過去的日子里,馬華黨內出現紛爭,身為前總會長的黃家定沒有出席雙十特大,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他還說不介入馬華紛爭,但是今天他終于醒了,他知道馬華正當亂世,這一切真的太巧合了 。馬華前總會長自從1019后,退隱深山后,今天終于蘇醒了 。黃家定說無法置身度外,但我說黃家定是重選的時候無法置身度外,而在過去的一年多前,黃家定早已置身度外。

馬華三角戰似乎避不了,但是最終會是誰脫穎而出,只能讓未來的一兩個星期內的走勢決定。但是,我深信黃家定的出戰壞了蔡細歷的大計。不過,這一場戰是把戰場擴大,讓紛爭進一步的提高。328不僅是翁蔡之間的對壘,而且也把過去性愛光碟的賬一起算。因此,這一場328的總會長也是黃家定和蔡細歷之戰,更是蔡細歷與翁詩杰的決戰。黃家定與翁詩杰之間似乎沒有深仇大恨,但既然已經宣戰的話,翁詩杰與黃家定還是需要來個君子之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