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18日星期四

家定还是加乱?


马华乱局的开始,始于一个性爱光碟。这也许是属于一场性爱光碟的党争,也是一场以道德美化权利斗争的党争。从2008年大选至今,我们看见了黄家定的问责文化,翁诗杰的道德洁癖,蔡细历的道德污点,再来便是廖仲莱口中的诚信,种种的争论都围绕在这几位领袖的道德操守上。但是,广大的领袖和马华党员忘了一个政党最根本的方向,那便是治理国家的理念和政策。他们忘了政策和党的立场决定了整个党在国家政策上的实施。


问责文化没有不好,只是要诚意地离开,不要假惺惺地回来。党难当前,坐上神台的黄家定是否该以候选人的姿态来解决党争呢?我不认为可以,反而这是一个笑话,马来西亚政坛史上前所未有的班师回朝。若说黄家定获得首相的祝福,我倒不觉得惊奇,毕竟只有“听话的孩子”才会有祝福;相反地,若翁诗杰说他获得首相的祝福的话,我就会把它当成一个笑话来看。翁诗杰坚持没有首相的祝福下,毅然召开马华代表大会,副首相越洋长途电话要求重选,翁诗杰告知副首相说回归中委会决定;黄家定在慕迪争尸案上,今天代表非土著部长呈交备忘录,当晚被首相和巫统部长一吼,隔天收回有关备忘录。这就是两任马华总会长的对比。


撇开翁诗杰不谈,论胆识,蔡细历还是比黄家定好;若论城府,蔡细历就稍逊于黄家定,但比翁诗杰好。黄家定的复出不是确定后才决定的,那是一个早已密谋许久的策略。翻开黄家定担任总会长的记录,看来3的数目字与黄家定挺有缘分的,三人小组,308大选,双十特大的第三股势力等等,还有1015中委会后的13太保。黄家定的复出难免成为箭靶,这也是他意识到的,网络媒体及部落客对黄家定的复出批之不存,而本地各大中文报章,尤其是“X华媒体”掌控的中文报已经组成了一团黄氏皇朝的合唱团,为黄家定的复出歌功颂德,把首首经典名曲发挥得淋漓尽致,势要把黄家定塑造成一个救世主,让超人回来救党。但是,他们却忘了200838日如何害党。纳吉说大选的成绩不该归咎个人的因素,其实这一句话是错误的,若不是归咎个人因素的话,前首相伯拉何以被迫退位,让位给纳吉大人您呢?!战场上,若兵败如山倒的话,该归咎的是领军失败的将军,而岂有不怪将军的道理呢?!


黄家定是一名策略家,也是一名超会“做人”的领袖,而这一点,翁诗杰恰恰地输了。因为翁诗杰天真的相信大家都与他一样,原则先走,但是往往部分中央代表和各路诸侯要的是个人的利益,非华社的利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