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仲莱告急



最近,走访了好几个州属拉票,走入基层,接触党同志,交流党当前所面对的难题。某个亲廖派的网络杂志说道翁诗杰在这几个州属放话封杀廖仲莱,这一些报导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搞政治花招”。我想这几个州属的党同志可以作证,翁诗杰何时曾放话要支持者把票投给江作汉,非廖仲莱,这一切都是政治谎言。


王乃志说党重选不应该参杂仇恨,这句话说得很好,但是我们都是血肉之躯,党基层同志是有眼睛看的,心里会打量的。正如领袖常说道的一句话,“中央代表是有智慧的”。因此,何必担心中央代表不会想,乱听从他人的指示呢?!重选不该有仇恨,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难了。马华提名日当天,翁蔡两派人马的候选人上台抽签时,被黄廖派所发出的嘘声,是一种仇恨的象征吗?是的,我想翁蔡两派的支持者与黄廖的支持者一样,都有一种“忠心”主子的心态,都心疼自己追随的领袖被欺负。正如我刚才所说的,中央代表是有眼睛看的,也有心在感受的。领袖无法左右支持者的投票决定,而他们会以自己的智慧去做出自己认为最对的选择。


与多位基层同志聊过,他们心疼自己所追随的领袖被出卖,他们憎恨儒家思想所无法接受的背叛,而这些是他们用眼睛看的,是他们用心感受,而做出的决定。翁诗杰没有派其阵营的支持者竞选署理总会长,而他也不会发表祝福何人竞选署理总会长,更不会开口要倒哪位领袖,任由其支持者用自己的眼睛和心去投这一张署理总会长的选票。翁诗杰对廖仲莱有手足之情,就算当时带领中委签署逼宫,翁诗杰还是为廖仲莱说好话,说他也是被人施压,是无奈的,更强调“当时的团结方案”的大门随时为廖仲莱而开。我们若还记得的话,翁诗杰并不曾对廖仲莱说过什么狠话,更没有公开指责过他,只曾说一句“若要我下台,请您明说”的话。双十至今,翁诗杰对廖仲莱还是保留着情谊。


不过,对翁派的支持者来说,江作汉与廖仲莱相比,江作汉不也是一样地站在蔡派那里,与廖仲莱没有多大的区别,分别的是廖仲莱的动作比江作汉稍微较大。双十特大前后,这一位第二高票的副总会长比第一副总会长更强悍,更勤于党务,无论双十前的砍蔡及双十后的倒翁,他都是最前线的战士,曝光率相对地比江作汉来得多。也许这些都是中央代表选他的优势,但也是他的缺点,毕竟他双十特大前得罪了蔡派,双十特大后得罪了翁派,两面不讨好,最终树敌过多,才有今天处于难堪的局面。


坦白说,若自己不是那么地令中央代表难以接受,何必惧怕翁派支持者的选票流向呢?!“若要人支持,除非己莫为”是给廖仲莱最好的赠言。但是,我这里必须说的是,廖仲莱是一位马华新生代的魅力领袖,若就此逃不过卫生部长宿命论的话,是马华的损失,也是我们不愿看到的局面。无奈地是,政治乱世中,宿命已经如此地安排,只好听天由命吧!


祝福您,廖部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