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

尘埃落定



马华重选尘埃落定,党争是否也会因此而落幕呢?!虽然很多人认为不会,但我希望一切都该结束了。无论这一场重选背负了多少的阴谋,多少的仇恨,我终究希望大家都该放下过去,展望未来。当然,这也许是说易行难,但还是要尽力地去执行之。


翁诗杰的落败,蔡细历的当选,对华社来说是难以接受的,对整个马来西亚社会更是一种“新的突破”。但是,对国阵来说,蔡细历的性爱光碟事件必然会被敌对阵营挑起,而我只希望这一个课题不会对马华带来太大的影响或成为马华向前的一个绊脚石。相反地,我希望蔡细历可以以他的基层管理和过人的毅力及坚持,重新把马华带到另一个高峰。


在这一场重选中,颜炳寿的胜利是年轻人的胜利,也是这一场重选中唯一令人意外的胜利者。我们可以看到竞选副总会长的人选都是“老人帮”,而炳寿恰恰地是一张新面孔。我相信他的胜利是中央代表对他的忠诚所给予的肯定,炳寿由始至终都没有放弃翁诗杰,直到确定他的胜利,翁诗杰的落败,他还是对翁诗杰不离不弃,一直陪伴在侧。炳寿是我党新星,也是马华未来一位值得支持的领袖。


黄家定的败选无疑对他的政治生涯画上丑陋的休止符。他的出现让整个重选变得复杂,也为自己的政治野心正名。很多人说黄家定不该出来,但我说任何的过气领袖都可以出来竞选,唯独他不可以,只因他是自愿退下的,是因为他所谓的问责文化,但是现在的他却被人说成当时的他是“被逼退下”,从有责任感的褒义赞赏变成了如今的贬义收场,又何必呢?


廖仲莱的成功当选说明了一个事实,翁诗杰没有倒廖仲莱的票。《辣手杂志》曾报导说翁诗杰在北马放话要封杀廖仲莱,而今天的战果证明其杂志的报导是极度不负责任的,更是一种出于政治考量的报导。翁派的署理票源流向,江作汉与廖仲莱各拿了一半,而廖仲莱恰恰地比江作汉多拿了133票,才拿下署理的职位。我们拿蔡细历与黄家定的得票来做个比较,就可以知道翁诗杰麾下的署理票源的流向。因此,我们清楚地看到一个事实,翁派只把205投给江作汉,而廖仲莱则获得338张来自翁诗杰派系的支持。


马华的整合需要的是配合和真心相待。党选期间的恶言相对是难免的,但经过了重选的民主程序,我们没有党派,只有马华的派系,共同为明日的马华加油,也祝福蔡细历领导的马华领导层。未来的日子,有错则批,有功必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