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7日星期六

你们就是第三股势力?


马华妇女组某位领导与一位妇女组中央代表的谈话内容:


女领导 :那两个那么容易受骗,他们怎样可以领导马华?


女中央代表 :你指翁诗杰和蔡细历啊?


女领导 :嗯……


女中央代表 :那就是说你们曾经骗过他们咯?你们曾经逼宫啦?!


女领导 ……. ……. (无言以对)


翁诗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选择了推荐这位女领导出任上议员,后来还被推荐为副部长。虽然面对反对党的指责,说道一个在大选输上万多张选票的人竟然可以“走后门”去当官,翁诗杰还是认为这一个决定是对的。这一位女领导比任何一位在大选败北的更幸运,除了还可以当选妇女组的最高领导,被翁诗杰推荐出任上议员,也在翁诗杰的推荐下成为副部长。但是,她最后背叛了提拔她的人,出卖了一个让她“从没有变成有”的领袖。她在翁诗杰的推荐下出任副部长,比一般的国会议员多了一位保镖和司机,还有一辆官车,而她最近就是乘坐翁诗杰给她的一切去骂翁诗杰。她还大言不惭地说翁诗杰委任她是因为她是妇女组的最高领导,那我倒想知道为何巫青团团长会连副部长都当不成?!


上述的谈话内容并不是虚构的,确实发生了在这位女领导与中央代表的谈话中。从黄家定复出至今,双十特大要翁蔡其走的第三势力终于浮上水面了。黄家定如今要否认自己不曾是双十的第三股势力,看来似乎很难,只因为黄家定的复出及黄陈嫡系弟子的逼宫足以说明了第三股势的存在,更甚的是黄家定的复出被人认为是一种阴谋,筹划已久的政治回锅肉。


第三股势力的确存在,但也许这一个主导者并非黄家定,而是黄家定的亲信。亲信办事,难道不需要老板的点头吗?因此,可想而知,这一切都是经过顶头老大的默许的,只是黄家定说得没错,他并没有策划和参与。但是,附属在黄陈旗下的各个领袖,如今都与翁蔡搞对抗,再加上丹斯里刘的背后摇旗,这一股第三股势力已经是越抹越黑了。黄家定有再多的否认(虽然他最爱否认,不敢面对华社的质问,只敢面对世华媒体),也无法漂白他与双十特大的第三股势力的关系。


关丹胡前副部长是黄家定的人马,老早在双十之前,他已经通知亲他们的各方诸侯砍蔡灭翁。有证人可以证明这一点,只因证人也在车内。种种的迹象显示黄家定是有预谋的复出,而林亚礼也似乎为了政治而撒谎,说尽黄氏皇朝的好话。林亚礼会如此地不支持翁诗杰,一来陈广才的PKFZ缠身丑闻,二来便是马来西亚铁道公司的主席人选的纠纷。不然的话,怎可能当年的B队的情谊不复在了呢?


翁诗杰是一个不善于表达的领袖,尤其是在个人情感上。不过,恰恰地翁诗杰就是那么地直率,才会把多项影响华社与社会大众的事情给处理,据理力争。也许只有跟着原则走的人,才能坚持到底,走到最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