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周美芬走或留?


马华党选过后,原本没有被波及的妇女组似乎又面对另一场的动荡。周美芬扬言若蔡细历当选总会长的话,她将会辞掉妇女组主席的职位。若再依照她曾经对《号外周刊》说过的话,翁诗杰推荐她当副部长,是因为她是妇女组主席。依此类推的话,是否说明她若辞掉妇女组主席的职位,她也必须把乌纱帽奉上?


我写这一篇文章,没有想要周美芬辞职的想法。也许大家都认为在翁或蔡派的眼里,周美芬非走不可,尤其是她自己在党争期间一直强调的“诚信”。我记得翁诗杰被投不信任票的时候,党内一股要他下台的鼓噪,更有一股要挽留他的声音,两把声音碰在一起,外加蔡派,形成了今天的三国。我阅读了报章,今天挽留周美芬的声音与当时挽留翁诗杰的声音一模一样,说什么走完改革之路,做完这一届的任期等等的,只是分别在于角色对换了。去年逼别人走的,今年变成了挽留的人;而去年挽留的人,今年却变了逼别人走的人,虽然这一切都在于同一个因素下,即诚信问题,说过的话要负责。翁诗杰说输一票也走,周美芬说蔡细历当总会长,她就走。两者不同的是走的原因不一,但是都建立在诚信之上。


看了翁诗杰与周美芬的诚信乱象,当时要挽留翁诗杰的人为何今天不能也挽留周美芬,毕竟两个人犯的都是诚信问题;当时要翁诗杰遵守承诺的人,今天为何又把自己所坚持的诚信放在一旁不顾,挽留起周美芬来呢?虽然我应该是最希望周美芬离开的人,但是我坚持了自己对诚信的诠释,我认为周美芬该留下来。我当时认为翁诗杰应该以大局为重,留下来继续地领导马华;今日,我依然认为周美芬该留下来,为了大局着想,继续地参与马华整合的工作。纵然我不能认同其支持者尝试为其言论找个下台阶,说什么一时说错话的,我们必须认错,认错才是自己继续向前的下台阶。


我们所该坚持地是道理,道理放在任何领袖的身上,都该是同等的。我们不因是翁诗杰而宽容之,也不该因是周美芬而加以穷追猛打。在诚信上,也许周美芬很坚持,但对一位有担当的领袖来说,大局远比个人荣誉来得重要,而今天重选的成绩恰恰地证明了党的利益大过于个人的毁誉得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