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0日星期二

916一个大马的起步

 

首相今日在国会,宣布每一年的916日为公共假期,而众所周知,916日是马来西亚的成立日。但是,916日只是停留在中小学的教科书,政府对此日子的重视就是略此一般。我们可以看到的是,政府在过去的日子里,会列定从816日起,至916日为马来西亚的国庆月,大小国庆活动都在这期间进行,而我们所知道的就是916日是最后一天庆祝国庆,官方活动也会选择在这一天作为国庆月的“闭幕日”,就是如此而已,没什特别。但对于东马的老百姓来说,这才是属于他们的独立日。纳吉宣布916日为公假后,马来西亚将会有两个国庆日,即831日及916日或应以独立日与成立日来区别这两个日子。


我们没忘记努力倡导916日为公共假期的第一人,并非是国阵政府,而是民联。而我们随后,才有听到民政党也响应这一个号召。记得槟州曾经坚持要把916日列为公共假期的州属,但话说碍于州政府已经把77日列为文化遗产日,而搁置了这项建议。在这916日的马来西亚成立日的课题上,民联精神领袖安华一直利用这一个课题来揶揄国阵政府没有注重东马人民的感受,也借题发挥说道马来西亚的中央政府根本就不在乎东马人民对马来西亚所作出的贡献,因为国阵政府46年来都不曾把916日列为公共假期。值得一提的是,民联曾一度以916作为夺权的日期,朝野政党无不对这一个日子有些“敏感”。因此,当民联提出把916列为公假的时候,招来国阵议员的群起炮轰。虽然如此,国阵成员党内的东马政党也曾呼吁联邦政府考虑这项建议,从去年308大选后的改变,至今终获得政府的接纳,宣布916日为公共假期。


今年,新任首相纳吉为了减低这类“边缘化东马”的言论持续发酵,把马来西亚日的庆典定在1010日,地点是古晋;目的不外乎希望借助马来西亚日的庆典,让东马人民了解到首相纳吉所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并非空谈。1010日的活动邀请了多名联邦部长出席,马华部长也名列其中。但碍于“党务繁重”,马华部长无法出席有关活动。首相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在新闻,文化及通讯部的大力推销下,它已经成为了马来西亚当下最响亮的品牌,比出一指食指的动作已经是一种品牌的指定动作。无论是什么活动,华人的中秋活动,印度人的屠妖节,巫统的代表大会,种种的民间活动都离不开“一个大马”的宣传,甚至是马华当权派的宣传口号“一个马华,一个团队”不也是从此概念改编而来吗?!此外,我们可别忘记了还有一个“一个马来西亚”的F1车队哦!活动的过分宣传会让人认为这只是一个口号,没有实际的作用,但若筹办活动的组织可以真正地贯彻这一个理念,了解何谓“一个马来西亚”,这一个概念就不会沦为空谈。倘若只是为了响应号召,跟随现有的“国家潮流”,但对此概念一窍不通的话,那只会破坏了这一个概念的执行和精神。



谈回916新增的公假,9月16日列为公共假期,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无可否认地,国阵政府采纳了民联的“想法”,也让民联无法在此课题上炒作。国阵政府也尝试在一个大马的概念下,作出一些改革和动作,以真正地让人感受到“一个大马”的概念并不是纯粹的一个口号,相反地,首相和政府都有这诚意来执行之。今天,我们可以意识到纳吉在政府政策上有所改变,也趋向于以民为本的理念前进。希望这一个概念的执行不仅限于形式上的讨好,而更能在某些实际性的政策上惠及全民,如真正地解决东马两州地方上的设备问题和教育水准。沙巴与沙捞越的内陆地区必须获得政府的多加关注和发展,小孩必须长途跋涉,越过山河,为的就是求取知识,这一种危险性是西马人民无法体会的。我们必须普及化教育和增加设备,让东马人民与西马人民共享国家的繁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