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再掀三国战役



一场特大的举行似乎箭在弓上,不得不发了。中委会部分成员从早前不支持再开特大的决定,到今日一百八十度的转变。针对这一点,我们也无须奇怪,政治利益所在,立场改变也不奇怪。之前不赞成开特大,原因是害怕面对中央代表,深怕自己已经获得的中委职位受到威胁;如今,逼宫不成,只能寻找其他出路,以期柳暗花明。



眼看翁蔡合作,谣言四起。听闻蔡细历医生之子将升任为副部长,因为地理政治的关系,那些已经明显倒翁的柔佛州副部长开始坐立不安,闻风起舞。此外,某报章报导郑修强可能取代姚伟豪出任全国组织秘书长,让这些原受总会长付托希望的“年轻才俊”更是如热锅上的蚂蚁。如今,16名联署签名要求召开特大的中委不是基于什么政治问责文化来召开特大。这样算是出师有名吗?若是要贯彻政治问责文化的话,那些被委任的中委必须要先行鞠躬下台,因为他们是被他们所不信任的人委任。既然他们不信任他所做的决定,不信任他所带给党的发展,那他们更必须先辞职下台,因为既然不信任他的决定,就表示他们也不相信总会长委任他们的决定是对的。既然如此,他们无需眷念这些职位,应该及早收拾包袱离开。



我可以理解,并接受票选中委援引自己作为中委的权利去要求召开特大。但很无奈地,政治问责文化可以如此地诠释在这些受委中委的口中吗?要记得,他们可不是像周魏二人是当然中委,他们是因为翁总会长,才出现在母体的中委会。如今,却拿着翁总给他们的箭射在翁总的背上,这又是何谓的政治道德?!16位联署上书要求召开特大的中委,有4位是通过翁总行使总会长权利委任的中委,他们是姚伟豪,颜丰守,曹智雄和蔡金星。



两项提案中,第一项是主要目的;第二项有些抄袭蔡细历医生在第一个特大的第四个提案。那时候,我还揶揄蔡派人马既要打战,又怕秋后算账。如今,联署人马竟然也有这样的作为。这可是一个保险的做法,即保住受委的中委,也可避免让蔡派人马提早重回政治主流。若翁总没有再做任何的人事变动,这一个第二项提案就只是定夺前法律局主任梁邓忠的命运。



从这16位联署名单中,可以看出一个端倪来。什么端倪呢?河山虽变,前朝依旧。第三股势力的自圆其说,难道看官们都是傻傻分不清楚吗?今天,大家搬出了党的威信,说道“党领袖没有根据政治问责文化行事,与其让党纷争继续,大部分中委认为党应该在年度代表大会召开之前,收集签名再召开另一次特大”说得好听,其实不就是要翁诗杰和蔡细历走人咯!不要说没有逼宫,没有逼宫的语调是这样的哦?!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这些领袖为何不坦荡荡地说出立场,非要自圆其说不可,但又骗不了人!摘一句YB蔡文祥在部落格的谈话,“我不想马华太团结,我当然有我的理由,我不能说出来,可我口中是要马华团结。”这说明了当前马华的局势,“我希望不团结,我才有机可乘;若一团和气的话,我什么都分不到了。”因此,部分人不要大团结,大团结的话,可能被剥削,也可能什么都没有,不如来个搅局,可能最后抱得一定的利益。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或许还有还生的可能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