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4日星期日

民意与道德,何等重要?


峇眼槟榔补选的国阵候选人依沙在过去的政治生涯中,曾有22年的森美兰州州务大臣的经验,更是曾经的最高票的巫统副主席,但却在2004年涉及金钱政治,被冻结党籍及撤除其部长职。国阵在选择补选候选人的决定上,的确是面对民意与道德操守的两大难题,进退不易。但是,最后国阵巫统决定采用民意,评论员说这是“赢了补选,输了天下”的决定,国阵成员党领袖忙为依沙说好话,唯独翁诗杰把球抛回给巫统,说道“这不论到成员党来评论”,此话的背面也告诉巫统领袖,甚至国阵成员党领袖勿干涉马华近日的党内纠纷。


道德操守与民意哪个重要?依沙被处罚的论述是否可以减轻众人对他曾涉及贪污的贬义想法呢?若说“得民意者,得天下”的说法成立,那是否我们该忘却依沙曾经的不诚实呢?一个不诚实的领袖又何以诚服于天下?依沙被党内处罚,证明其所犯是事实,但为何执法单位却没有采取法律行动?一个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抛之而来,人民又该如何解读这一切的问题。巫统这一次的决定似乎有因小失大之嫌,可能因为一场胜利而牺牲了整个国阵政府的形象。副首相在宣布候选人的时候,以一问一答的方式来告诉全民,“这是人民要的候选人,我们只是尊重之”。


巫统为了确保这一场补选的“高机率”胜选,不惜将纳吉所倡导的廉洁政府形象给典当。国阵成员党更说依沙已被处罚了,应该被原谅之,更应该重新给予机会。是的,我们比须苟同这一种说法,这更是我们长辈常教导孩子的人生道理。但是否适用于曾犯事的政治领袖上呢?这答案似乎没有一定的绝对,可以是接受,也可以是否定,只看看官们如何解读。槟州可以有一位曾犯刑事罪的首席部长,为何森美兰不可以拥有一个曾经涉及贪污的州议员?但是,马华是否可以有一位曾经涉及“口交”的领袖,是否可以接受自己领袖一丝不挂地被人看光光?这一个决定必须交由双十特大来裁决。美国有克林顿因性爱丑闻而险些被国会弹劾,台湾美凤可以因此而丢官,从此退隐政坛;马华的蔡细历又会有怎样的下场呢?因此,在这时候,那这些领袖来做比喻,也许还不是时候。等到双十特大的成绩出炉以后,我们方能对蔡细历医生的性爱光碟丑闻盖棺定论。


森美兰前政治强人依沙丢了部长职,与蔡细历同病相怜;依沙被巫统纪委会冻结6年党籍,丢了副主席职,蔡细历自行鞠躬下台,当下没有被马华纪委会采取行动;依沙后来选择上诉,得以判罚减轻至冻结3年党籍,他也乖乖地服完3年冻结党籍的惩罚,蔡细历卷土重来,胜选署理总会长,纪委会秋后算账,判罚开除,但他选择不上诉。两者比较,是否发现有所不同,我不晓得,让看官们以自行的智慧来分析之。


森美兰州峇眼槟榔州议席补选的候选人,引起争议的是依沙,热门胜利者也是依沙。峇眼槟榔的人民是否会如预料地选择依沙?而全国人民又如何看待国阵的这一个决定?我想首相纳吉也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才说了这一番话,“峇眼槟榔补选只是在选一个人民愿意接受他为民服务的人民代议士,不是在选中央政府”,此话一出,可看出纳吉说了选择依沙是因为他受当地人民吹捧,但其贪污的形象“似乎”又不是中央政府所可以包容的。纳吉的谈话也说明了他的无奈,也说明了政治上没有绝对的原则。


但对于我来说,政治必须涵盖公私,无论品行或政治成绩单都必须受到监督,为官者不能失信于天下人,品行和政绩同等地重要,品行与政绩是离不开的,我们不能要一个品行败坏的领袖来领导国家,也不能让一个政绩苍白的领袖继续地糟蹋国家的发展。形象代表一切,政治形象何其重要,从政者若有话题落在政敌手中,处事将难以得心应手,国家与党的发展就无法前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