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7日星期三

话多非好事


蔡细历近日也许急坏了,常常胡言乱语地暴露自己的缺点。


献金案缠身腰骨难直的说法似乎也在说着自己。献金案已交由反贪委员会调查,翁诗杰出入反贪委会,张庆信被反贪委会调查,足以证明献金疑云尚在调查当中。若翁诗杰果真被确定非法收取献金,他若不下台,马华上下都不会就此罢休。而如今,蔡细历已不是被未被证实的事情缠身,而是他亲口承认的性爱丑闻被人捉着了把柄。这把柄不仅是一般的不忠不义的丑闻,而是违反自然性行为的把柄。今时今日,腰骨难直的是谁?若被反贪委会调查就被说成腰骨难直的话,那我们尊贵的副首相慕尤丁前些日子不也被反贪委会调查关于滥用政府直升机到沙巴出席巫统大会吗?副首相被反贪委会调调查,是否表示副首相也腰骨难直?马来西亚政坛史上多位在位的政治领袖且曾受反贪委会调查,曾被警方调查,在还没有确定事实的真相前,人人无罪,难道蔡细历就不懂这一个浅白的道理吗?不,蔡细历绝对明白这一个简单的道理,只是他以为中央代表没有分析能力,试图利用自己片面之词,来迷惑大众,要以“第一位被反贪委会调查的总会长”及“献金案缠身腰骨难直”的论述来影响中央代表的决定。


表现不佳就应下台的说法也不成立,翁诗杰当家只有区区的一年,一年的当家要马华这一个在308政治海啸被华社唾弃的政党重新回到正轨,这谈何容易啊?还有,党选的托付是赋予领袖3年的机会。3年后,若中央代表认为翁诗杰的表现不佳,届时利用手中的一票,再让翁诗杰收拾包袱回乡耕田也不迟。若要以一年的时间来评定一个领袖的表现,这未免太过苛刻;试问蔡细历在这一年的署理主席的任期内,是否也有所表现呢?不要说翁诗杰边缘化这位领袖。他没有表现,只因蔡细历没有做好老二的角色,他一直利用媒体来炮轰自家人,把家丑外扬,老爱与马华领导层唱反调,难道这就是老二的角色吗?若有任何不满,理应在中委会或常务会议里提出,为何他选择在会议沉默?只因他选择把话留给媒体来报导,让马华的形象陷入党争的局面,媒体纷纷报导党内老大与老二不和的新闻,将马华的尊严践踏在脚下。且让我们看看其他政党的老二如何配合老大吧?!


“若形势所逼,我可以承担领导马华的责任”,我们的蔡细历医生终于露出其野心了。为何说是州级领袖要检讨翁诗杰的表现,若只是恢复您的党籍就不签的言论?这一句话可有两种解读,第一非所有的中央代表想要恢复蔡细历的党籍或该说不是所有的人想成为他的棋子;第二便是检讨的意思是否就是“投不信任票”?若翁诗杰被投以不信任票后,得益的是谁?是蔡细历也。但为何这些州级领袖又声称若只是恢复你的党籍,他们就没有兴趣呢?这两者存在着矛盾。可见得签署支持开特大的情绪实在太多,非一定反翁诗杰,也非一定支持蔡细历。蔡细历医生的形势所逼,何谓形势所逼?翁诗杰被投以不信任票后?而这似乎不是形势所逼,而是蔡细历已经为这一个形势铺路,只是等待收成丰厚与否而已 。因此,不该说形势所逼,而该说是“果实成熟时”,我就来收割!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