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星期一

打不死的蟑螂





今天,媒体简讯不断地涌入,蔡细历和一些等着上位的同志一直有所动作。有一位朋友用了如此的妙语,虽然对翁诗杰不敬,但贴切得很,不得不与大家分享,“尸骨未寒,已分家产”,这一句话真的妙极了!

发现一则死不罢休的蔡细历的新闻。他说要中委会总辞哦!今天,若蔡细历在第三项提案过关,他不会要求中委会总辞。为何呢?因为翁诗杰被投不信任票,而他又顺利恢复党职的话,他将会出任代总会长。而如今的成绩刚好事与愿违,他无法登上总会长的宝座,“司马昭之心”,他这一次的特大根本就是冲着总会长宝座而来的。正如他之前曾接受访问时所说的,“翁蔡齐走,马华更乱”,而他心里所要的结果是翁走蔡留,由他来当总会长。蔡细历心里始终不罢休,之前要翁诗杰倒台,现在连自己也倒了,他却要中委会总辞,重新来个党选,非要马华鸡犬不宁不可,这就是那1110位中央代表心目中的“好领袖”!

蔡细历的野心已经不言而喻,他为了一己之私,想要发动第二次的特大。有谣传说,若中委会不总辞的话,他要召开第二次的特大。这种做法,是否意味着蔡细历不坐上龙椅,心不死呢?!蔡派于特大前后谈话不一,只因结果出乎预料,而让蔡派措手不及。蔡派时时刻刻提醒翁诗杰要言出必行,但他们似乎忘了自己前后曾经言行不一。此话怎说?我拿两个例子来谈.第一,陈财和在特大协调会议当天,曾经口说若总会长被投不信任票,总会长可以不辞职,此报导可在2009年9月15日(星期二)的《光明日报》第A8版及《星洲日报》的第6版刊登。《东方日报》也曾引述陈财和的谈话,“我們不是要罢免他(翁詩傑),他无需辞职,他还是可以继续担任总会长。”而如今,为何今天的蔡派人马迫不及待地施压翁诗杰呢?难道这倒翁老大的言论纯属其个人言论?蔡细历也一度认暗示翁诗杰在被投不信任票后,该辞职。而当被问到为何不直接选择“罢免”的字眼呢?他却耐人寻味地回应。其实不说可能不知,罢免的字眼出现在党章,而罢免需要3分之2的票数通过方能起到作用,否则的话,一概免谈。因此,蔡细历选择不用“罢免”二字,因为这门槛太高了。相反地,提出不信任票的字眼不会太强烈,也比较可以让中央代表接受,也意识到翁诗杰的原则感甚重,若被投不信票,辞职会是唯一的选择。第二,蔡细历曾说会长理事会无需总辞,他只针对翁诗杰一个人。在联邦直辖区的一个“挺蔡晚宴”上,他曾经做出类似的谈话,那为何今天又要中委会总辞呢?嘿嘿,莫非第三提案不通过,他必须要中委会总辞,重新举行党选,他才有机会东山再起?!从蔡细历的矛盾言论看来,会长理事会大可不总辞,却要中委会总辞?这是什么歪理啊?

此外,翁诗杰尚不知辞职与否,却有大批人士,无论是“乐观其成”的巫统领袖或党内伺机上位的过气领袖,纷纷给翁诗杰压力,要他尽快辞职。陈祖排连履行中央代表责任都不干的人,还有何颜面来“关心”马华的未来?黄家泉口口声声要翁诗杰辞职,请问这位仁兄在去年输掉署理总会长后,有否直接辞去部长职呢?成王败寇是不变的定律,该走的始终必须走,但马华要向前走,不要让我党的步伐向后退,不要让打不死的蟑螂有机可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