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4日星期三

爱马华


有一位年轻同僚是这么说的,“我是会唱党歌的非党员……”。我不会唱党歌,但我爱马华。

自小,应该是在11岁左右,1995年的大选,我认识了马华。那一个时候,我区内的州议席候选人便是石清霖,国会议席候选人是杨坤水。大选过后,石清霖胜了,但杨坤水败得凄惨。对于一位只有11岁的小学生来说,他的小书包多了一份报馆赠送的全国大选战略图。当然,一个小男生不晓得一个马来西亚有多大,所以他只拿了槟州这一个块政治版图来开始了他对政治的兴趣。那时候,已经晓得何谓国会议席,何谓州议席,何谓内阁,何谓州行政议会……没有夸口,对于政治的启蒙就从11岁开始。也许有人会询问,在什么因素下,会对政治产生了憧憬。说来真的没有理由,就是有这样的一股推动力,让我对政治有了期待。至于为何是马华,也许是因为父母,父母并非马华党员,家里没有一位成员对政治有兴趣,唯独我。为何是父母,因为父母向来支持国阵,支持马华。

选举的战场似乎对我来说并不是一场陌生的战场。12岁的岁月就已经第一次接触了竞选和拉票的工作,那年的小学模范生选举,我从班级初选,老师遴选,直到最后成功当上全校模范生选举的候选人,我都是一关一关地过。那一个时候,我败了,我输得可怜。成绩依然没有忘记,在1500多票里,我只获得95票;6个候选人当中,排行第5高票或该说最后第二低票,败得需要找地洞钻也不为过。第二个战场便是大学时期,竞选学生代表的战场,竞选工商学院的学生代表,此议席有两个席位,因此有了4位候选人竞逐。成绩可算是辉煌,第2高票成功当选,所得的票数是近乎总票数的百分之八十二,算是狂胜了。竞选期间,拉票工作和文宣战更是少不了。来到社会工作,感谢翁诗杰给予的机会,有幸见识全国大选和马华党选,再来可以亲睹这一次的特大表决,算是满足了。有一位前政治工作者告诉我说,若你经历了全国大选,党选和党争,在马华的日子可算是该看的都看了,该学的都学了。

特大成绩揭晓过后,坊间听闻有人酝酿退党,无论是挺蔡或挺翁的派系都出现类似的传闻。当我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我心里曾经犹豫,曾经怀疑马华这一个政党是否已经欲振乏力了?!看到身边朋友传给我的简讯,在facebook所写的想法,好像说到马华去到回生乏术般,更有马青党员说自己不要成为马华的末代子民。听了这些失望的想法,我开始却步了,开始有种放弃马华的冲动。但是,昨天,有一个人这样地对我说,“若你相信巫统还会执政,你必须在马华,强化马华来制衡这只猛兽。”说来挺傻的,我相信了。也许不只是这样的一个简单理由,而是在我的心里,已经充斥着马华的热情,流着马华的血。

因此,我昨天对一个远在老家槟城的朋友说,“加入马华吧!虽然我们的力量有限,但是不失一份力量,马华需要改革,马华需要新的动力,马华需要年轻人!” 凯里今天谈及年轻人不会再对“感恩论”有兴趣,不会再认同“国阵争取独立”的功绩,因为那些都是死去的历史,而活生生的人不应再活在死去的历史当中。马青或女青年局都该从这一个方向前进,探讨如何获得年轻朋友的支持。也许女青年局脱离妇女组是一种选项,独立个体,才有自由发挥的空间。马青必须加强年轻化的步伐,探讨提高年轻人思维的策略,如如何运用年轻人的热血来为这社会干一番事业等等。


4 条评论:

吾説八道 (林伯芳) 说...

爱党的不多,爱领袖的太多,不知道如何爱党的最多。

匿名 说...

恩霆年少时便对政治感兴趣, 实在是难能可贵. 既然提起1995的选举杨坤水败得凄惨(您所谈的应该是补选吧, 补选前杨坤水只以118微差票落选), 恩霆必然想过杨坤水与其他在大选与党选落选的候选人极可能也遭遇"人走茶凉"一事? 我想十之八九是吧? 因为"朱门酒肉臭, 路有冻死骨"一直以来都是政坛的现实写照. 也诚如您提的"打落水狗"更是马华永垂不朽的文化. 老实说参政久了也许您也不会对"人情冷暖"有所感觉? 我猜老翁老早就看破人门拜的是他那张官椅了, 只不过没想到有人会在关键时刻来个窝里反, 输得条气有点不顺罢了. 胜者为王; 败者为寇, 您还是看开点吧!

林恩霆 说...

匿名兄,是的。没有错,当年他只是以118微差票数输给P巴都;但后来,P巴都逝世,峇眼重新补选,以为杨坤水有机会一尝YB梦,怎知大比数败给林峰城,真的输到不明不白!那也是国阵在峇眼国会议席最靠近胜利的一次!

匿名 说...

其实当年的败因, 依本人愚见不过如下:-

(1) 马华在槟城实在是赢了太多议席 (三国九州中赢得了二国九州), 选民认为朝中不可没有反对党代表,所以纷纷转投火箭.

(2) 人们同情因被林吉祥排挤而遭调往其他选区后败下阵来的峇眼火箭老将 - 林峰城. 反对党票源因此大量回流.

(3) 虽然新人杨坤水曾担任多届市议员, 服务与表现也相当出色, 但是旧人林峰城在地方上的名气还是略胜一筹.

(4) 与老翁一样, 当年补选马华败在自己人 (马华本身及其他国阵成员党同志)手上, 俗称遭"抽后腿". 该胜不胜, 可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