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8日星期四

年轻人与马华党争


马华纷纷扰扰地闹到如今,似乎已经进入是白热化了,这星期六就是双十特大的大日子。这一个双十特大将会成为马华党史上重要的一页,有人说我们都是历史的参与者。多少岁月后,回忆起当年的翁蔡之争,我还可以与年轻的一代分享,好比许金汉学长与我分享当年AB Team之争的历史事件。如今,年轻的新一代碰上这老招牌的马华党争,又如何诠释这一个党争呢?


记得去年的308政治海啸后,翁诗杰曾经要我这年轻人好好地见证这历史性的一刻,毕竟一生人当中,面对的机会不多,也不晓得未来是否有更具看头的改朝换代。但是,马来西亚过去的民主进程也只有1969年的大选有过类似308大选的历史事件。因此,对于新一代的年轻人来说,这308政治海啸可是头一次的发生。


1010日近在眉梢,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又会成为什么样历史的见证人呢?翁倒或蔡走?政治这一块不是每个年轻人都爱,不是每个年轻人都懂,而恰恰我身边大部分的年轻人都对时事相对地敏感。挺翁或挺蔡的都大有人在,立场不同的多不胜数。刚巧收到一位博大前学生领袖的简讯,他挺翁,但我可知道他身边的学长或同僚都挺蔡;从他的简讯内容来看,我知道他疑惑,也无奈为何他们有这样的立场。对于挺蔡的朋友,我并不会抗拒或认为不妥。党争开始,我一直都认为挺蔡的不见得是认同蔡细历的光碟事件,只是里头有太多的情绪存在,也许反翁;也许不倒翁,也不愿倒蔡。


一场党争,年轻人对这一个政党又有怎样的想法呢?这一个政党60年来都充斥在党争中,都非争个你死我活不可。对我来说,马华始终是唯一,但无奈马华因政治资源而生存,政治资源好比官位,马华党产,地位权威等等,这一切一切是争夺的开始,才有了捍卫自身的政治生命而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党争。若马华是308前的火箭党,是现在的国阵鸡肋政党,我敢肯定没有人会争,更肯定会有很多党员退党。


刚阅读了雪州前行政议员的文章,他说连卢诚国都无法给他一个解释,为何蔡细历不该被纪律对付?说到这里,我想挺蔡的年轻人都无法给予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去回应这一个问题。蔡细历去年的辞职谢罪是形势所逼,正如今天他要当总会长般,也是“形势所逼”。辞职谢罪是惩罚吗?我们可别忘了现在在补选区忙得团团转的依沙因金钱政治,而被前首相革除部长职,副主席一职也难保,再加上原本的冻结党籍6年,后因上诉而变成3年。除了革职党政二职,还有冻结党籍呢!


有些挺蔡的朋友告诉我说,我们就是不满意翁诗杰的独裁和霸道。嘿嘿,不满他的霸道和独裁的理由在他们的立场上算是成立,但是否因为不满翁诗杰,就要选择一个通奸的领袖来领导马华和华社呢?!记得在大学的校园选举的时候,我是大学内的蓝派学生代表候选人。我每到一所宿舍村发表政见演讲,每见到一位同学的时候,我都会告诉他说,请给自己一个理由去支持你认为对的学生领袖;若你认为那一个理由是站在全大学学生的权益去着想,而不是因为个人的情绪或自己的喜好去作出决定的话,你就去支持那一个学生领袖,就算你支持的人并不是我,我也不会有半句怨言。因为民主和政治需要的理智不是个人的喜好,也不是爽不爽谁的问题,而是哪一个领袖不会再令人民唾弃,不会再让友族剥夺我们的权益,这才是我们民族自强的主要考量。


而今,马华给年轻人一个错觉,尤其是对时事不甚敏感的年轻人(正巧社会多是不敏感的人)更是摸不着头脑,马来西亚的政治何时比年轻人的思想更前卫,何以力挺一位确认有道德污点的领袖,道德伦理何去何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