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马华三国硝烟匿迹,司马炎叹唱独角戏



马华三国的“突然团结”,让人有些招架不住,社会人士也该看傻了眼。我们可以确定地是首相的祝福是非一般的祝福,可以让三造起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作用,实乃不易之事。短短的两个月,蕹菜二人的战场;两个星期的矛盾,翁廖两人的错综复杂;我们不晓得这一个团结可以维持多久,也许外人都不敢奢望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有些人更引用“暂时告一段落”来形容今天记者会的结果。


无可否认地,对于这一个结果,有人认为70万令吉的特大等于白费了,两千多名的中央代表也白忙一场,媒体记者和社会人士的报导和关心好像也是多余的。刚刚收到了一封同志传来的简讯,特大没有白费,70万令吉花得值得,因为他们认为70万令吉摸透了人心,看见了背地里的阴险和无情无义。阅过好多篇网上博客同志们的想法,时事评论员的尖锐分析,我发现了在华人的传统思维里,道义重过色情光碟,患难之时弃战友的无情无义是华人儒家教义所无法接受的,相比于蔡细历医生的色情光碟,这已成为了我们更可恨的事情。


今天,马华三大巨头的重新归队,部长领袖们的握手示好。我相信这不只是国阵成员党领袖想看到的,而也是我党全体同志和华社所期待的结果。虽然有人质疑这一个团结的诚意,但我相信我们可以给予他们时间去显示出他们的诚意。蔡细历医生愿意出席今日的记者会,显见其对“团结方案”的满意和期待;此外,廖仲莱愿意把这意愿带给支持他的中委们,也显示其对团结的支持和接受。翁诗杰虽硬朗和强势,但他也放下平时的作风,可以预见地这一个方向是正确和有希望的。

值得一提的是,翁诗杰要如何自处与中委会的关系,廖仲莱的确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被总会长委任的中委成员要如何自圆其说呢?廖仲莱有的是中委会,蔡细历有的是1150名中央代表作后盾,翁诗杰虽然在中委会倒戈后,势头有减少的迹象,但死忠派的挺翁大将及怜悯翁诗杰遭受“遗弃”的人士也不少。若蕹菜二人联手,中委会不要重选也难。因此,中委会与翁诗杰的关系必须及早来个“和好如初”,不然的话,吃亏的倒是中委本身。


黄燕燕在北马吉打州,对马华同志说,希望蕹菜二人继续地领导马华,以翁诗杰的才华和蔡细历的基层组织能力,必定可以带领马华走向更稳健的未来。此话显见黄大姐的立场趋向团结和稳定,黄大姐在10月15日后,没有像他人的狂轰乱炸,她晓得何时该安静,何时该说话,这也是她政治寿命持久的因素之一。


团结方案必定涵盖各州主席的大换血,州主席的人选是否会由蔡细历的人马出任呢?这并非不可能的,毕竟原本是敌人的变成朋友后,我们要善待之;但若朋友变成敌人的话,我们是否也该好好地处理呢?!不过,一切都为之过早,去年11月11日的中委会圈定了各州主席及局主任的人选,想必一年的时间即将过去,重新整顿和评估表现,再来改组也无可厚非地。


暂且不论这一个党争是否经已结束,但已经撕破脸皮的人要如何在这“团结方案”下处置自己的颜面呢?要如何在已经破裂的关系中寻找新的“修补贴”,我想这必须看看我党领袖的智慧有多高了!越洋狂轰的炮火,是否还来得及收回呢?所谓曾经的“问心无愧”,是否还能真的“问心无愧”呢?无论如何,“昨日之因,今日之果;今日之因,明日之果”,共勉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