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0日星期五

重选•重来•重生


重选不是好的解决方案,却也未必是一个坏的选择。依据整个特大的成绩显示,重选让翁派和廖派都两败俱伤,也许得益的可能是蔡派。但这必须是在蔡派完全不与翁派或廖派“埋堆”,才会制造出翁廖两头不到岸的局面。廖派可以拥有一定的基层,翁诗杰也不少,只是蔡细历更多。重选对党是重生,也是化解纠纷的方法。不过,必须说明的是蔡派想重选,蔡细历医生可以借此机会重回主流;廖派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否如愿地后生,也许只有孤注一掷;至于翁派,希望借助大团结方案解决党内纠纷,但无奈地廖派人马做贼心虚,深怕被对付。



从不支持重选直到开特大要求重选,从反对翁诗杰到抄袭翁诗杰的策略,这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呢?旨在逼翁诗杰提呈大团结方案吗?抑或是真心诚意地想让党重回原点,重新开始?我们都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地是这些联署的中委们的确是“人急跳墙”了!翁诗杰在这样地局面下,的确是感受到“被压制”,16名中委逼翁诗杰屈服,另一边厢的蔡细历医生又没有明显的立场表态,叫基层还摸不到“上头”的意愿。如今的局面,翁诗杰是否甘屈于威逼之下呢?不能炒掉委任的倒翁中委,又不能稿赏党争期间不离不弃的挺翁中委,而且还有纳入蔡派的人马。这样的左右为难,会让翁诗杰如何运用政治智慧来权衡三方的势力呢?翁派人士大可接受现在的安排,无意被“奖励”也罢,但要在中委会和政治资源下,剥削原属廖派的资源给蔡派,这实属需要斟酌。这也是廖派人马所担心的一点,深怕官职,党职及政治资源被蔡派所取代。因此,才有威逼总会长提呈大团结方案,以免自身的权益被剥夺。



前日说翁诗杰没有勇气说不辞职,今日廖派人马也不是没有勇气说要翁诗杰下台。非常赞同博客启聪同志的谈话,今天再吵着“翁诗杰有没有说要辞职”的话题已经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有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廖派的举动就是要翁诗杰下台。若无意要翁诗杰下台,何必说翁诗杰没有勇气说下台呢?既然有这意愿的话,作为想“君临天下”的廖署理该坦荡荡地说我要当总会长。不要一边说没逼宫,说“忠心中委心里淌着血”的悲情对白,另一边却要说党领袖没有履行政治问责文化。我们坚持相信华社宁愿接受政治想上位的事实,也不接受“ 这说没逼宫,那边却说要翁诗杰尊重特大决议”的领袖。每个领袖想在政治上爬得高,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是千百年来官场形态,无需隐瞒自己的野心。我相信广大的市民百姓都能接受这样的做法,只是要取之有道,都无伤大雅的。因此,重选是一种管道,但是否这管道可以让某些“特定人士”达到目的呢?还有待整个局势的发展来决定。



我们真心期望党可以重生,而不是某些人威逼妥协的“伟大且美丽的论述”。从党的角度来看,重选未必不好,但若要以重选来作为增加自己派系的政治筹码的话,这一种伟大的情操都是虚伪和恶心的。我衷心盼望要求重选是出自“爱党”的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