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星期二

人走茶凉


曾经有一位在政治圈子工作的师兄这么说过,那时候的他是针对蔡细历的性爱光碟做出如斯的评论,即“马华文化,打落水狗”。当时,蔡细历被逼辞职,到来卫生部挽留的都是“朋友”,那些现实的所谓好同志却连人影都不见。而如今,恰恰地看到这一幕,没想到如今却发生在老翁的身上,这“落水狗”还没有宣布“死亡”,却有一班人等着捞好处。人走茶凉的一幕正好让我这年轻人有幸地目睹之,不只是特大历史的参与者,更是感受得到人情冷暖。特大成绩宣布后,一直在马华9楼逗留到最后的领袖是何人,我没有忘记;忠贞支持者与我们握手道加油的一幕,感动不已。坦白说,有些领袖在我的眼里是“马屁虫”,但却是待到最后的人,也是为数几位泪洒当场的领袖;而平时在我的眼里说“同捞同煲”的领袖却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家伙,真是“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啊!这里必须承认,年轻人分不出好人与坏人,但自此之后,眼睛亮了许多,世界顿时开阔了很多。


特大成绩宣布后,我看到一张作呕的嘴脸。挟着旅游部长的职位在特大前,走访各国,公是宣传马来西亚旅游业,私是可以避开挺蔡或挺翁的难题。直到特大当天,及时回来投下“神圣”的一票。暂且不谈她的选择是什么,但可以肯定地是她对特大结果非常满意。翁诗杰与一众中委在召开特大成绩宣布后的记者会,眼看这位部长慢慢地从三春礼堂走上9楼,挤不进召开记者会的长桌位子,独自个儿在后边听着翁诗杰的记者会声明,嘴角往上翘,自在地暗笑。 我看了有些心寒,脑海里顿时想起她曾在党选前夕,如何地“奉承”翁诗杰。就算到了交通部,发现会议取消,也要到翁诗杰的办公室打个招呼问好,这一种场面相较于我眼前所见,真的有些发毛。



今天,她终于向媒体发表谈话了,她说四位副总会长已经有了解决群龙无首的方案。特大前,她选择出国避难,不问党内事,不关心党内的问题,只是曾经陪同翁诗杰出席一次的吉兰丹马华汇报会,就是如此而已。在机场内的活动,面对记者的追问,只回答一句“1 MALAYSIA”。特大之后,首先开腔回应媒体提问的是她,说什么该由第一高票副总会长江作汉取而代之的谈话。若她真的这么地关心党的话,不会在党大乱之时,随风而去,到另一个国度避之不见。这一种俗称为“投机分子”的政客,虽不能及时把她扫出领导层,但中央代表和广大的华社必须看清这号人物的嘴脸,总不能让这样的“人才”登上至尊之位。


这位部长的脸孔让人看得一清二楚,但马华党内还有一些可以获得“奥斯卡”金像奖影帝的“人才”。打从总会长被“一千万课题”缠身后,直到特大的举行,作为马华先锋的领袖没有做出应该属于先锋所拥有的强悍,没有先锋的冲锋陷阵,更没有打头阵的气势。政治舞台上的现实一尝便知,正如前首相马哈迪所说的,“以前有好多人争着亲吻我的手,我下台后,他们却嫌我的手臭和很多皱纹。 ”其实,马哈迪道出的正是人走茶凉的无奈,正如总会长早期曾撰文提到的,今天人家拜访的是这一张椅子,不因你是何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