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日星期日

PKR议员出问题?


308大选后,我国共出现了8场补选。当中的6场是因民联内部或议员死亡而举行,只有两场是因国阵议员的逝世而制造的补选,分别在瓜拉登嘉楼和巴当艾。至于因民联而制造的6场补选中,有其中的三场是因为民联议员的个人或党内部的问题而举行的,还有另外3场则是议员不幸离世。


议员的离世是任谁都不想发生的事情,若这不是人为的因素,举行补选来替代有关离世的议员是无可厚非的。但是,若因党内部的人事问题,而制造补选,就该被视为一种“歧视民主”的举动。政党不该如此地贯彻民主,民主不该被利用成党内解决纷争的方案。安华夫人旺阿兹莎为了让夫婿重新回到国会,不惜辞掉国会议员及国会反对党领袖的职位,让峇东埔制造补选,进而让夫婿当上国会议员,出任反对党领袖。不仅是如此,本南地州议席原任议员法鲁兹却以深造为由,辞掉槟州第一副首长及州议员的身份,再一次地在峇东埔属下的州议席制造补选。


民联在遴选议员方面,似乎没有完善的遴选准绳,尤其是公正党。3位“出问题”的议员都是公正党的议员,而3个回教党议席所制造的补选却是因议员离世而制造的。公正党作为一个民联的领衔角色,却时常在党内议员素质方面出问题,贪污及人品问题多数发生在公正党的议员,除了霹雳州的许月凤是来自民主行动党外,几乎与贪字有关的议员都是来自公正党,甚至退出民联政府,逼使霹州民联政府倒台。


民联在308大选,赢得比预期还要多的议席,甚至执政多个州属。但是,在遴选议员方面,只要有人代表民联政党上阵便是,无论有关候选人素质如何,都不在考虑范围内。因此,多数民联议员在308大选当上YB后,却表露出缺乏执政和作为领导者的魄力。无论在施政或面对大众审核上,他们丑态百出,因而需要制造补选来派遣更有为的领袖出任州政府高职。


补选不会只有8场,在未来3年多的日子里,会进行更多的补选,以解决民联议员的素质问题,而这些素质问题是在于民联缺乏有执政经验的领袖。


写于:8月26日

稿刊登于马华党报《蓝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