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

婊子谈贞操

1128特大谈的是什么?它原始的精神是什么?诚信?还是民主?


重选为的是什么?绊倒翁诗杰?还是让廖仲莱上位?


1128特大的原始精神不成立,说好的是诚信,还是所谓的民主都是自圆其说?!其实,廖仲莱和周美芬都没有资格谈诚信;因为他们在双十特大前,是最拥护翁诗杰的“金童玉女”!我不提魏家祥,因为他根本就不曾表现出真正力挺翁诗杰的马青总团长。大家若还记得他曾经说过,“我不会要求马青代表挺翁或挺蔡,因为年轻人都有足够的智慧和独立的思考来作出有利于党的决定”,此话一出,不到一个月内,即大翁蔡的大团结方案面世后,马青中委会力挺魏家祥和要求总会长公布团结方案的内容。这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画面,前者说无需马青的表态文化,更不屑表态文化;后者却要马青中委一个又一个地在中委会表态。魏总团长的表态文化前后立场让我很困惑!


双十特大前,周美芬在大大小小的场合,公开力挺翁诗杰,说好的共进退却在翁诗杰失势后,变成不愿提起的承诺。听到她所说的还党诚信,抱歉的想说一句,我的感觉是恶心不已。周美芬说民主已死,我想说民主在中委会早已死,多数中委支持大团结方案,惟有少数的中委依然故我,坚持与群体力量对抗,请问民主是否早已死在廖派的反对声下呢?!这一码戏无疑是婊子谈贞操嘛!


双十特大,廖派说翁蔡派不尊重双十特大的决定。我倒想请问何谓不尊重双十特大的决定?双十特大的提案是整个特大的精神所在,既然提案出现模糊的灰色地带,让翁蔡都有理由继续地领导马华。因此,翁诗杰显然地要厘清双十特大的灰色地带,翁总建议的第二场特大要求重选(违法),但是中委会大部分成员反对,只因重选冲击了中委的利益。但如今,大团结方案无法让廖派人马尝到甜头,而宁为玉碎,不为瓦全,选择召开特大来延续自身的政治寿命。


眼泪可以让人同情,让人气愤,但不能埋葬自己曾经的失信和不尊重民主的事实,更不能让人忘记自己的前言不对后语。若你要谈论别人的诚信,也必须先自己照一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诚信值多少的价码?!不要一味地要别人谈诚信,但自己却诚信有问题。


双十特大前,全国马华各区会代表不会忘记有周美芬的场合,必定可以听到她那如雷贯耳的演讲,如何地批判蔡细历医生,如何地代表妇女组道尽蔡细历医生的不忠不义,更声声地把翁诗杰捧上天。但如今,这一把声音唱回翁诗杰,把他批得一文不值,请问周美芬当初把翁诗杰捧上天,今天又批翁诗杰的立场在哪里?为何有如此大的对比?这是周美芬必须交代的立场和诚信问题!我们清楚记得,周美芬当时的声音和气派是比王赛芝更响亮十足;今日,为何依然支持着翁诗杰的是王赛芝,而不是那个拍马屁功夫了得的变脸家!


妇女组今天不满翁诗杰把周美芬“请出”会长理事会,但妇女组的中委们是否有想过周美芬的所为是否也是妇女组中委会认同的?妇女组中委会同仁认为翁诗杰把周美芬撤出妇女组,就是不尊重妇女组;妇女组中委会同仁所认同的主席周美芬的所作所为是否也代表妇女组呢?小辈斗胆地举出一个疑问:妇女组认同周美芬主席利用媒体(包括号外周刊第453期的6页访谈)公开地批评总会长吗?这是妇女组一直以来的处事传统吗? 根据传统,妇女组主席是按律成为马华母体的当然副总会长,她可是拿着妇女组的ticket进入母体中委会,是妇女组的代表。因此,我想请问妇女组同仁一个最为简单不过的问题:双十特大前,她把署理总会长批得不忠的领袖,有通过妇女组中委会,让这一个立场成立吗?再者,双十特大后,公开地借用媒体管道批评总会长和整个母体中委会,这也是妇女组中委会的一致立场吗?


批评党领袖,搞乱马华的时候,不顾妇女组同仁的立场,没有确定自身的谈话是否代表整个妇女组;被撤出会长理事会的时候,声声泪下说总会长不尊重妇女组。这种有问题找妇女组作挡箭牌,没事就自我逞英雄的做法,令人发指。


对我而言,重选不是绊倒任何人,更不是让某些人顺利上位。相反地,它的意义是让这些已没有诚信且违反民主精神的翁蔡廖三方重新回到公平的平台,决一死战。若是我,我愿意看到马青与妇女组一并洗牌。好比马青中委张盛闻所曾公开对翁总说过的一番话,“若你成功在重选中,重新担上总会长,我们会持续地支持你,不然的话,就请你离开。”同样的一句话,我也顺着借花敬佛,送给魏总团长和周主席,“若马青或妇女组重选,你们又当上总团长或主席的话,我们会持续地支持你,不然的话,就请你离开。”(嘻嘻,应该不用给盛闻学长版权费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