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5日星期四

首相插手.不同时候不同立场

政治可说是一场数字比对的游戏。1015中委会的2516,翁诗杰处于劣势;1103中委会的2714,翁诗杰与蔡细历联手,占尽优势。


1015中委会直到1103中委会,半个月的时间或该说两个星期左右,翁诗杰从劣势转为优势,从被狼狈逼宫,直到牢控中委会。其中,蔡细历扮演了绝对性的作用,而再来便是与首相的默契。


0826党争的号角鸣起的时候,翁蔡两派人马都在顾虑与争取巫统的插手,翁派坚持党务事党内解决;蔡派则寄望巫统的嘘寒问暖。但是,首相说了马华党员不愿意让他插手,副首相则说有需要才插手。


1010特大之后,廖派人马的22中委联合签署一份文件,要求首相插手党务事,以借用首相之手,将翁诗杰给逼下台。虽然廖派声明这不是逼宫文件,而是委派廖仲莱作为代表,与翁诗杰就党的未来进行讨论。有人挑战廖仲莱交出有关联合签署,但是这一份文件至今仍然没有摊在世人的眼前,更不敢拿出来与大家对质。因此,不是逼宫文件的声明一直因为不曾露面,而无法证明廖仲莱的言辞。


1023团结方案记者会,翁诗杰说有关团结方案已经获得首相的祝福。但是,他表明是翁蔡双人达成共识后,方与首相见面详说这一个方案。此外,蔡细历也说曾在特大之后,与翁诗杰会面三次,而第三次就是与翁诗杰一起会见首相。舆论众说云云,说首相插手党务事等等的说辞。


1103中委会,翁诗杰怒砍四中委,蔡细历戏剧性地在中委会前一小时半获得社团注册局的承认,失而复得地获得署理总会长之职。蔡派人马重新填补廖派人马被撤换后遗留下来的空缺。这一切戏剧性的发生已经让廖派人马无所适从,更是措手不及。1103中委会之后,首相及副首相的言论明显地偏向翁蔡二人,这更让廖派人马坐立不安。在这种情况之下,舆论媒体炒作翁蔡二人让巫统插手马华党务事,要为翁蔡二人套上出卖马华尊严的罪名。



党争发展至今,我们可以看到马华党内领袖派系转换的“乱水”,也可以意识到马华领袖在首相插手与否的立场上有所不同,只要局势利于己方,根本不在乎首相或巫统插手与否。也许把巫统插手说得太没尊严了,因为真正campur tangan的也许也只有首相一人,而首相作为国阵的大家长,基本说话的权利还是有的,只是不要太过分即可,即言语相劝不过分,但就不要决定马华的领导人是谁,毕竟这是马华党内事,就算是首相也没有权利去决定谁来领导马华。若廖派要与蔡细历对搏公堂,其实也不为过,他有这权力这么做,但不要要求11司会审那么地严重,不然真的会笑掉大牙的。


巫统插手与否,马华三派都没有这资格去评论。因为他们都有涉嫌利用首相的威名去行使一定的决定,而更要不得的是,要借用首相的刀去砍自己党内的最高领导人,这才是可耻的。


最后,突然想到一个魏家祥曾在翁诗杰说团结方案无需获得中委会批准后,提过这样的一个论述,指翁诗杰没诚意来执行团结方案,因为他不愿与廖派就团结方案进行讨论。今天恰巧翻到一份报纸,提及了翁诗杰在1103中委会前夕的夜晚,在住家等待廖仲莱直到凌晨,以商讨要在隔天中委会提呈的团结方案,但廖仲莱完全没有出现。据知,不只是中委会前夕,而是在上个星期已经有过两次类似的会面安排,但廖仲莱都没有应时出席。到底这是翁诗杰缺乏诚意,还是廖仲莱故意感受不到翁诗杰的诚意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