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7日星期二

MCA走着DAP的路



今日阅报,发现马华党内流传“号召星期四晚静坐”的简讯;顿时有些懊恼,曾经几何时,这是反对党的伎俩,怎么今天的马华也派上用场呢?!

一人一令吉开特大的点子似乎也是抄袭民主行动党一贯的传统。我们都晓得民联政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在308政治海啸前,是一个“迫切”需要到处筹款的政党。每当一个政治讲座会结束后,我们都会看到行动党的筹款箱给捧了出来,向在场的出席者筹款。在大学念书的时候,我也曾经参与这类似的讲座会,记得当时的主讲人是民主行动党的林氏父子及黄进发,而我在现场也响应了民主行动党的筹款。

如今,我发现马华也走向这类型的政治路线。民主行动党需要筹款,因为缺乏政治资源,需要经费来继续他们的政治斗争,这我尚可理解,也是我响应他们筹款的原因之一,毕竟大马政坛也需要监督的势力。但是,马华第二次特大的主催班底可是部长级人马。若要说部长人马拿不出70万令吉,情理上说得过去,因为部长的薪金也“不多”,“动用公款也不是办法”;但是部长的面子就不只是只可以动用70万令吉了,而且还可能更多。我们可记得黄家定一通现场的拨电,为华小换来数万元的建筑经费吗?若数位部长再打多几个电话,也许一天内就可以筹得70万令吉了。

再来,1119日晚的马华静坐祈祷会,静坐守护马华民主的活动也是一种类似民主行动党或民联所坚持的 抗议行动。不明白为何,如今却成了马华的追求政治抱负的一种形态。是的,我对这类型的活动没有什么异议,只是不明白这一类活动的背后议程在什么?!一人一元的筹款,再来的这一个静坐祈祷会,这两者似乎都有同一个目标,且是要显示出这一个廖派所倡导的特大2是一个悲情的抗争,是弱势对抗强势的斗争,要为廖派塑造一个悲情角色,让广大的社会大众认为廖派人士处于一个弱势且悲哀的处境,希望媒体把他们描述成中国民初时代的革命军。

在马来西亚的国度,应该说是全世界都有同样的一种现象,那就是民主是“弱势群体”所拥有的革命旗号。为何民主往往都成为“弱势群体”所扬起的风帆呢?难道这一个民主风帆可以带领他们绝地逢生吗?!民主的字眼已经广泛地被滥用,甚至是一种赚取支持的传统追捧的理念。民主的精神是什么?我还不敢理直气壮地说懂。不过,我尚且知道民主是尊重党章所赋予的权力,我尚且知道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而如今马华领袖们口中所高喊的民主又是什么?某副部长说任何人都不可以超越党章,请问如今又是谁超越了党章呢?党章说任何一个票选领袖必须在中央代表3分之2的同意下,才能被罢免;双十特大都到不到这要求,马华首两位领袖都无需下台,但就有人不满,请问这是超越党章了吗?再者,马华中委会多数票主持蔡细历医生回归神台,重当署理总会长,却又有一小撮人不认同,那民主又何在呢?

副部长这里谈诚信,却一直给人捉住失信的一面;那里谈民主,又被人点破不尊重民主。我想马华再谈诚信,会让人更觉得马华领袖是自欺欺人的,因为谈诚信者诚信又有多少;若再谈民主,马华领袖还是会给人嘲笑不堪的;唯有谈团结,马华才不会被唾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