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8日星期三

政治的眼泪


知道魏周二人泪洒记者会后,打开Facebook,看看大家的留言,想听听别人对此事的反应。988某DJ说了以下这番话,“志不同就道不合,魏周哭什么?丢脸!”

没有意外地,看到魏周二人泪洒记者会的场面,第一个感觉是同情,因为我也是一个正常人。但是,也就是因为我们是正常人,所以容易受到这样的场面给软化了我们所坚持的立场。今日的马华会长理事会重新改组,我们不能否定这是总会长的权力。但是,我们是否该想想马青和妇女组同志的想法和意愿呢?!我们今天把两大臂膀的最高领袖给撤换出了会长理事会,是否过于过分呢?!一个组织需要的是磨合和理念一致,一切的政策才能走得更顺利。因此,我们必须认清这两大臂膀领袖在会长理事会所可以扮演的角色,才来确定他们两人是否依然有存在会长理事会的必要。

当权派已被媒体渲染成霸权,但我们不要忘记一个事实,那就是民主的真谛。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但如今的马华却因为少数人的情绪不满而让整个党陷入僵局,那我想请问这一个霸道是来自多数人,还是少数人呢?少数人霸道,坚持与多数人对抗!曾经深入研究“民主”这一门知识,民主不是完美的,民主也有缺陷,民主的缺陷就是自由,而往往过度的自由将会让整个社会陷入动荡不安;此外,民主只是属于数字游戏,它无法反映对错。因此,整个中委会的中委支持了翁蔡,我想无论翁蔡如何地不堪,他们还是现在领导层里多数被认同的领航者。因此,“志不同,不相为谋”,魏周二人已经表明无法与翁蔡共事,还惦念那一个会长理事会的成员位置有何用呢?

过去的《号外周报》,魏周二人点名炮轰翁诗杰;坦白说,批评党领袖无论在任何一个政党,早已送到纪委会去查办了。因此,我们今天虽然为魏周二人的眼泪心痛,但对一个还在位的总会长批评到如斯的田地,您叫翁诗杰情何以堪呢?我在想,马青中委会的立场是要总会长公布大团结方案的内容,有没有要魏家祥大逆不道地公开批评总会长呢?同样的问题抛给妇女组,是否有要周美芬如此地大放厥词呢?这是我们这些马青与妇女组中委需要深思的一点!请把思考放在对的点上,先不谈他们从会长理事会被撤换的课题,先想想他们公开地批评总会长是否是马青及妇女组中委所愿意看到的?!

蔡金星说马青中委会力挺魏家祥,是否也包括他的大逆不道?今日的局面,是大家喜欢通过媒体来炮轰党领袖所致。1015特大后,翁诗杰有向媒体公开地炮轰魏家祥和周美芬吗?大家扪心自问,是谁通过媒体大力地炮轰总会长?

有人说,魏周二人是做戏,博取同情票;不过,魏周二人可以如此地放下颜面,狼狈流泪的话,可想而知他们的筹码已不多了。出此一招,目的在于赚取支持,争取游离票。也许会有人因为这几滴眼泪,而老远地来到马华党部支持1128特大。这并不是说笑的,陈水扁都可以以子弹换取总统的宝座,魏周二人的眼泪又算得了什么呢?搞不好就是因为魏周二人的眼泪,“救了廖派众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