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8日星期日

诚信.各自表述



诚信是一个道德范畴,即待人处事真诚、老实、讲信誉,言必信、行必果,一言九鼎,一诺千金。在《说文解字》中的解释是:“诚,信也”,“信,诚也”。可见,诚信的本义就是要诚实、诚恳、守信、有信,反对隐瞒欺诈、反对伪劣假冒、反对弄虚作假。

廖将军的诚信 – 这里说没逼宫,那里却要总会长尊重特大决定。根据2009年10月16日的星洲日报报导,廖将军说要翁诗杰向基层交待,让党重回团结和稳定。10月23日,翁蔡二人握手言和不是廖将军所愿?!难道不是党团结和稳定?!那今天又是谁来制造乱局?是否只要廖仲莱当总会长,党才能团结和稳定?!




魏侠客的诚信 - 特大前夕,他说不会指示马青挺翁,因为年轻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的想法;特大后,他是第一个倒翁的马青仔,还把自己的立场带入马青中委会议决。




周大姐的诚信 – 特大前,不会要求中委会表态支持谁;1015中委会后,召开妇女组中委会支持廖派。




在政治上,谈诚信的领袖不多,但这不意味着我们合理化政治人物可以言而无信。不过,言而无信者打着“诚信”的旗帜去争取支持,那不是对诚信最大的侮辱?!

政治人物的道德信义就此一般,对自己有利的就是道义,就是正义,甚至是对的事情。翁诗杰今天背弃特大前夕的承诺,的确是失信于天下人;但又有人说,您当初竞选总会长的时候,你也不是答应我们要改革的,壮志未酬,就身先死?!今天,您就器械而逃吗?!翁诗杰背信弃义,他坦诚面对,我们也没有理由为他的失信圆谎,而他自己也承认之;但对于一班逼宫派,他们打着“诚信”的旗号去起义,算是师出有名吗?坦白说,我认为在这班中委中,最有资格打着“诚信”旗号的,唯独王乃志。

魏周都是同一种人,种种道理在口袋,看时候拿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道理,这就是政治人物的嘴脸。若魏周二人认为在母体中委会挺翁是个人之事,大可不必把它带进臂膀中委会;特大之后,既然挺廖也是个人之事,何以把它带入中委会讨论呢?!前后立场不一,当认为占有优势之时,无需臂膀支持;当处于弱势时,选择以臂膀力量来壮胆,可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