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3日星期二

受委将军被”砍头“


马华“四君子”在中委会前夕被开除,看官们的看法不一。当我收到消息,他们要召开记者会的时候,我很期待,期待他们会说些什么的。


原来期待都是落空的。除了“报复”的言论,也许最新鲜的莫过于“独行侠”的领导。先谈报复,若说开除这四位受委中委是报复的话,我也坦诚认同。谁叫这四君子作了如此“大逆不道”的动作啊?有人说,受委中委该由党负责,还是总会长个人负责;当事人更撰文发表“像韦小宝此种卖乖奉承之能事的流毒言论,竟然在党内还占有一席之地”的言论。其实,这一句话差矣。您大可认定自己的立场是对的,但也不能认为与您对立立场的另一方是属于“卖乖奉承”之辈,他们大有说服自己支持总会长的理由。“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道理就是这样诠释的。因此,不要一味说自己是文天祥,别人是韦小宝。


谈回受委中委该向党负责,还是总会长个人负责。其实,一开始的时候,这一个问题的确在我的脑海里打转好久,百般思考,绞尽脑汁。终于3分钟后,我悟出一个道理来了。首相委任部长,部长到底是向国家人民负责呢?还是向首相负责?为何首相龙颜大怒的时候,部长官职会不保呢?还有还有,曹大爷说官职是首相委任的,若首相不委他当副部长,他会给予尊重。那翁总不委任曹大爷当受委中委,他是否也该尊重之?为何两件事情,同一个制度,会有两种不同的态度?!再谈谈“独行侠的领导”,翁总也不见千山我独行,看看王赛芝,翁协文,颜炳寿,陈清凉,郑联科,陈显裕,蔡金泉,马汉顺,傅子初,李志亮等等,再加上重新归队的江承俊,王弗明,陆垠佑,还独行吗?若要说翁诗杰是独行侠,该说是有人要把他变成独行侠,变成孤臣。


如前文曾提过,翁总给您在中委会占一席之地,您却反过来咬翁总一口。如果是您本身在翁总的位置,您又会怎样做?若是蔡细历医生,是否也一样呢?是的,您可有大条道理来说服自己做出如斯的立场(对党负责),也可不认同翁诗杰特大后的留下,但您却忘记了自己该如何处身自我地去发表自己的立场。还记得从巫统加入公正党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吗?他当时不苟同首相援引内安法令扣留政治人物和记者,愤然辞职,不当部长。过后,他坦荡荡地发表对政府和国阵的不满。


再者,四君子话说开除四人是对“大团结方案”的一大讽刺。但,这四君子何曾有过相信和支持“大团结方案”呢?若相信和支持,还需要签署开特大吗?可见种种的迹象显示这四君子根本就质疑“大团结方案”,今天就不要大放厥词地数落翁总对“大团结方案”的诚意。同等地,今天翁总开除四人,为的也是“大团结方案”,以四人原有的位子献给蔡派人士,以期显示出翁总对大团结方案的诚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