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9日星期四

圈外看当今马华


翁蔡打开缺口,让原本已属于自己的优势给人趁虚而入;现在已经转为被动,首相的介入并非不是完全的坏事,但也非华社愿意看到的。不论魏周二人的眼泪如何,不谈翁蔡的不堪怎样,只是认为当今的局势是彼此都有说不清楚的错误。互指缺乏诚信,互指背叛,互指招到摸黑;一切一切都应该“Forgive and Forget ! 为了马华的未来,请诸公放下成见,好好地以华社利益为大前提,谈一谈不是什么难事。我们没有必要号召无济于事的活动,最重要的是领袖需要的成熟度和宽容度。趁乱世之时的投机分子,根本无需加以理睬,更不应该成为一则新闻。马华领袖借用媒体公开喊话,以为媒体是输送意愿的管道,但是他们忘却了这是双面刃,会损人不利己。


马华诸公若在首相介入前,该主动地和解,这才能赢回华社的心,赢回马华的尊严。此时此刻改组会长理事会,的确引来基层的反弹;也许也是党争的转捩点,只是会是一个怎样的后果,无人晓得,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个结果会引来多少伤害。但我可以预见地,马华会是最受伤的一个。华社期盼的是一个人才济济的马华,一个敢与巫统抗衡的马华,但如今的马华只有内都内行,让多少的马来西亚的炎黄子孙失望透顶。


在马华内,不乏人才,但若这些人才可以连成一线,为华社努力的工作,那才是华社之福,国家之幸。魏家祥身为教育部副部长,听了好多好多关于他在党内负面的说辞,但我必须承认地是他这一个教育部副部长还真的做得挺不错的,他也是马华年轻一代不可多得的人才。至于副部长新贵王赛芝,虽以上议员身份入阁,但她上任以来,不论党务或政务,她都处理得当,也让人眼前一亮,表现可圈可点。还有一位必须点名的副部长,即黄日升副部长。他曾是前总会长黄家定的政治秘书,我曾经见识他对青年工作的努力,积极接触大学生和年轻人,开拓机会给华裔子弟,这是有目共睹的。


既然马华还有可以为民服务的人才,为何要因为党内的纠纷,而从此分道扬镳呢?无论哪位领袖被牺牲都好,都不是马华的福气,更不是华社所愿意接受的。今天,翁蔡齐走,华社会认同吗?魏廖二人被砍,华社愿意看到吗?不,答案都是不。既然都不是华社所愿,为何还要自相残杀呢?!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翁蔡二人已答应6个月后举行重选,可见与廖派人士的想法有所接近,若翁蔡二人可以定下重选的时限,那不是更好吗?!再者,翁廖蔡三方必须达致共识,不边缘化任何一方人马,包括臂膀领袖,共同在未来的6个月一起推动直选中委会。我想这也许会是大家都愿意接受的结果。


兴许上述的说辞是天真的,因为政治本是残酷的游戏。但是,也行行好,不要将华社的权益当赌注吧!尽快在首相插手前,主动解决日益严重的矛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