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9日星期一

道德合理化野心


马华党争至今,无论任何的派系,总以“道德”作为斗争的目标,但往往忽略了政治理念和大我精神。他们忘了如何诠释“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他们忘了今天的官禄爵位不仅是马华给予的,更是人民赋予的。若今天马华不是在执政联盟内,这些所谓的领袖还会如此地天天见报,如此地闹个不休吗?谈到报纸,今早阅读了《星洲日报》全国版的第4版,“星洲独家报导”的新闻,标题打着“虽有口难言,免被指干预,纳吉倾向重选”。《星洲日报》的独家是报导媒体集团背后操控新闻路线集团的看法和要求,之前有报导指《星洲日报》参与马华党争,如今果真证实了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了解首相纳吉的意思是可以与任何从党选公平机制选出来的领袖合作,他并没有说明重选一事,这种断章取义的做法不该是报人所为。我相信往后的《星洲日报》都会为自己已经确定的新闻路线背书,一直会报导要求重选的新闻,甚至自我诠释各个领袖谈话的内容,包括明日报章新闻报导的“华团赞成首相适时调解”一文。不知尤绰韬中委兼妇女组署理会否再次地像在中委会般批评华团干预马华党务呢?!应该不会了,因为对自己有利的道理就是正义,对自己无利的就是歪理。对吗?!


谈回主题,有些领袖甚至在308大选落马,但被受委上议员,出任副部长。我们不能说这类领袖没有民意基础,没有民意基础的该是王赛芝。此话从何说起?王赛芝没有经过大选的竞选,既没有获得人民的支持,但是也没有被人民否决,所以我说她是没有民意基础的副部长。不过,我喜欢王赛芝,因为“有情有义,潮州人是也”,让潮州人感到光荣不已。哦,扯太远了,谈到我的祖宗去了!谈回领袖,有些领袖在大选中已经被人民否决,这就是我所谓她的民意基础。民意基础显示人民不要她,用了1万9972张多数票否决了她。但是,她靠着受委上议员,当上了为民多思量的副部长。这样的民意基础换来了在野党的抨击,是走后门的副部长。还记得当时首相纳吉重组内阁的时候,摒弃前首相伯拉的入阁原则,即不委任大选落败的领袖入阁,而选择让多位领袖凭着“走后门”入阁,当中还有许子根。


某周刊杂志访问了有关“走后门”的副部长,大大的标题让我有些作呕,“受委入阁,你以为感受很好吗?”好一句因为妇女组对我有希望…… 马华妇女组在今年四月的内阁改组中,获得两位副部长的分配。但是,在马华妇女组当中,只有曾亚英一人是中选的国会议员。我们不能否定身为妇女组主席,没有官职实乃“难看”,而且马华也该给予妇女参与施政的空间,才能达到鼓励妇女参政的目标。不过不过,妇女组的参政权不一定要给妇女组主席,更不一定要给这一位周大姐。


“我受委为上议员,被推荐为成为副部长,原因是因为我是周大姐吗?不是!原因是我是被选出来的妇女组主席!而总会长他有这推荐权是因为通过代表大会党员选他出来的 ,他的权力是党赋予他的,意思是说,我跟翁诗杰之间是没有任何利益输送的。”如她所说的,马华妇女组主席就应该当官,请问巫青团团长凯里是否有当官?他可是货真价实的中选国会议员咧!按照巫青前朝的惯例,他至少应该官拜部长职,为何没有?巫统官职分配比马华多好几倍,怎么连一个巫青团团长都照顾不到?!马华经历308大选,兵败如山倒,所剩的国会议员仅有15位,为何当初宁可弃曾亚英和邓文村,非要你这被人民否决的领袖,为何要马华被在野党唱整条街?若是感受不好受,让这位子给曾亚英,也无需让她休长假来作出无声的抗议。再者,“总会长有这推荐权,是因为他通过代表大会党员选出来的,他的权力是党赋予他的”,这句话的确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是的,总会长的权力是党赋予他的,我非常认同这一句话。但是,党没有赋予总会长权力,一定要委任你周大姐不可哦!翁总有大条理由,不委任您周大姐,毕竟您是被人民否定的。若党政要分开的话,翁总不推荐您当副部长,他也有说服全民的好理由。况且马华高职不被推荐当官的,大有人在,拿督叶炳汉的第一高票夫总会长不被委任,反而委任其他的副总会长当官;马华多位署理总会长也不曾当官。还有更可悲的,李三春当马青总团长的时候,只是时任劳工部政务次长,相反地,马青总秘书李孝友确是副部长人马。


上面谈了那么多,最主要的目的不是要谈论周大姐的言论多自欺欺人,而是要告诉看官们,马华政治人物爱谈道德,我们做部落客的也爱以道德来评定政治人物,我也不例外(蔡细历医生的性爱光碟论)。但是,在政治人物口中的道德是否有价值呢?!翁总说马华党争是反面教材,我倒也认同。马华党争发展至今,扑朔迷离,峰回路转,种种的手段都使了出来。还有,那些当人民是笨蛋的领袖一直都在妖言惑众,信口雌黄;这些领袖好像中了邪般的,一直以为自己是对的,一直认为自己的那一套是正义。坦白说,曾经有个友人对我的立场给予分享。我告诉他说,“我今日的立场不能说是对的,但我只知道只有这样的立场让我舒服些……”我不能说自己都站在正义的一方,因为在政治上,正义是何价,利益才有价。因此,不要以道德合理化了自己的利益争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