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3日星期五

黄家泉.梁邓忠之歪理表述

今日,我在报章上阅读到前马华总秘书黄家泉针对马华党争做出如斯的看法,而我恰恰地被这一则新闻给逮住了我的好奇,疑惑黄前总秘书如何说马华如今的署理闹双包是总会长的错?!我倒要看看这位所谓对马华行政事务了如指掌的前总秘书如何说明这一点摸不着头脑的论述。


黄家泉说,总会长和党籍尚在四年冻结期的署理总会长蔡细历暗度陈仓,在完全没有透明度的情况下商谈团结方案。这个缺点使到中委会在1015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引用党章174条款,诠释署理总会长一职悬空,进而推选廖中莱为署理总会长。

这一句话,有两个令人笑话的论点。第一,蔡细历医生在双十特大之后,他在没有任何争议下,其党籍获得解冻,并没有所谓四年冻结期的说法,黄家泉试图模糊整个事件的时间前后;第二,蔡细历医生与翁总的团结方案,并不涉及恢复党署理一职,也没有这能力去左右法律赋予权力的社团注册局的决定。况且在1015日的中委会会议上,经有中委提出蔡细历医生已表明会向社团注册局厘清其署理总会长一职的合法性。因此,建议不要在1015中委会推选廖仲莱填补署理之职。同时,我们也清楚记得廖仲莱承认在双十特大之后,曾与蔡细历医生接触,而蔡细历医生也向廖仲莱表明他会向社团注册局厘清其署理一职的决定,蔡细历医生也建议廖仲莱不要在中委会填补署理一职。但是,据蔡细历医生的说法,廖仲莱并没有接受他的意见,事实也证明廖仲莱的确没有认同蔡细历医生的说法,他选择让中委推选他填补署理一职。在1015日中委会上,只有6位中委反对填补,他们是王乃志,黄燕燕,郑修强,陈财和,卢诚国及张日洲,而选择弃权的则是翁总本身及陈国煌。翁诗杰并没有赞同中委在1015日的中委会当天就填补署理一职,而一向有立场原则 的王乃志也认同这一点。依照整个形势的发展,到底如今马华的署理双包案是翁总的错?还是廖仲莱的咎由自取?若要问责,整个中委会都有错,但倒看不出翁总个人需要负上什么责任。


黄家泉的出现只是让人认为他是要重回马华主流。除此之外,我们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去解释今天黄家泉的言辞论述。司马昭之心,人早已皆知。再多的言论都是撇不开他的野心,更不要谈什么为党的伟大论述,这一种美丽的伟大言论在他的口中出来,都无法对外掩饰其背后的隐议程。既然是如此,何必破坏自己一心向佛的虔诚形象呢?!再者,要他说自己并没有所谓的挺廖或挺翁,我认同他所说的,因为今天的他其实是在挺自己,挺自己重回马华政治主流,挺着黄氏皇朝在马华的最后生命力。嘿嘿,看来倒黄大将汤木又必须出来扬起倒黄的旗帜,让黄氏皇朝绝迹马华了!




马华法律局前主任梁邓忠也是一个“被质疑其专业”的法律顾问。也许梁邓忠在过去马华的法律事务上有一定的贡献,但是为了挺廖而失去了自身该有的专业判断。梁邓忠日前说社团注册局没有明示恢复蔡细历医生的党职。我在想社团注册局经已表明,由于双十特大并没有3分之2或更多的票数否决蔡细历的署理总会长一职,因此马华署理总会长一职并没有悬空。既然是基于马华双十特大的议案不符合党章所要求的3分之2票数的大原则下,社团注册局才做出马华署理总会长一职没有悬空的决定;因此,蔡细历医生仍然是署理总会长的事实是不容质疑的,更不由得梁邓忠尝试玩弄字汇来力挺廖仲莱。社团注册局不是只提到马华署理没有悬空,相反地,社团注册局是基于双十特大的议案没有符合党章的要求而做出这样的决定。请看清楚到底社团注册局是基于什么原则做出“马华署理没有悬空”的决定。有说马华党务不得由社团注册局来决定,更不能带上法庭;但是,为何廖仲莱在1103中委会后的记者会说道,“打到法院,都要厘清署理一职的合法性” ,为何一厢质疑蔡细历医生把问题带上社团注册局,另一厢却说要把问题带到法庭去见真章?!既然廖派人马认为外力不能左右中委会1015中委会的决定,为何在1103中委会通过接受蔡细历医生重回署理一职,却被廖派人马质疑呢?!两者都是中委会的决定,但却得到廖派人马不同的表述。从这现象,可见对自己有利的就是道理,对自己无益的,就是歪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