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星期五

钟廷森的政治动机




“看到忍无可忍的丹斯里,配合让人忍无可忍的星洲日报,用专访方式,做了让人忍无可忍的攻击。

到底丹斯里忍无可忍的是什么?是三十天没有到夜总会消遣?还是国内钢铁价多久没有涨升?

他大大声的问翁诗杰,上台一年做了什么?

看了他的专访,我忍无可忍的好笑,好笑也想问一问,丹斯里做了那么多年的商联会总会长,他又为华商做了什么?

他带领华商,做了什么?他领导的时间有多长?长的很,好几届了,但是,他又做了什么?

这名可以常在夜总会碰到老王子,到底做了什么?

他在商联会的老臣子执行秘书黄家兴,前几天发表了一篇文告,大大的骂了翁诗杰一顿。黄家兴何许人?黄家定胞兄也。

如今,钟延森也出手,用忍无可忍一句话,就出手打翁了。

他是以商联会的名誉说话呢?还是以什么身份说话?”


以上的言论是转载自《透视大马》的读者言论, 我读了钟廷森的访问。我只能说,钟廷森有政治议程,他不应开口炮轰任何的马华领袖,他作为华团的领袖,他应该给予劝告,劝告马华各派领袖尽快休战。钟廷森不能,也不可以公开地批评马华任何一位领袖,尤其是现在党争期间,炮轰某方领袖就等于支持某方的领袖。


再者,钟廷森口口声声说黄家定时代,华团与马华的关系互动良好;而翁诗杰时代的互动欠奉,更炮轰翁诗杰不曾传达华团的意愿给首相,甚至需要华团绕过马华,直接与首相接触。首先,我们必须厘清何人是黄家定时代及翁诗杰时代的华团咨询局主任,黄家定时代是翁诗杰,翁诗杰时代是廖仲莱,可见两者之间,在不同的时代都有不同的马华领袖负责华团这一块,而恰恰黄家定时代是翁诗杰负责华团这一块,翁诗杰的时代却是廖仲莱,而这一个华团咨询局的负责人的功用就此一般,这是否意味着翁诗杰与廖仲莱在负责华团这一块的工作表现不同,才会惹来钟廷森的炮轰。华团绕过马华,这是首相和副首相的新人新作风,我们无法干涉,也无法给予任何的阻扰。再者,在首相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下,他要公平对待各族领袖也无可厚非地,况且他是全民的首相,不是巫统的首相,接见华团领袖是全民首相的任务。


商联会会长钟廷森明则在华团的立场炮轰马华总会长,实则是为廖派打气加油。钟廷森的做法是否得到华团的支持,我想未必。再者,吁请商联会先搞好与华总的关系,方来谈马华的团结;否则的话,只是让人怀疑这是一项政治动机。

5 条评论:

朱刚明 (Chu Kong Ming) 说...

有人想搞复辟?恢复黄氏皇朝?

林恩霆 说...

基层有传闻,不晓得真伪;不过,钟之言论不免让人怀疑。黄廖配似乎有迹可寻。

Serene 说...

記得远在去年308大選之前, 就聽到在梹城與吉隆坡的朋友們说, 等大選到時, 一定要給馬华教訓一下, 只因為黃某定真教人不能tahan。我雖然不住在馬來西亜, 但是從308大選的成績, 看到馬华在梹城全軍覆沒和在吉隆坡, 只剩翁詩杰唯一馬华的國會議員, 我可以想像大馬华人對馬华和黃某定的厭悪是到了什么程度。

香槟 说...

好一句“商联应先搞好跟华总的关系,才来谈马华的团结”。哈哈

丘仲尼 说...

丹斯里钟如果旧病复发,小便不出,大可跟过去一样,到卡拉OK夜总会找相熟的妈咪陪伴到厕所,由妈咪一手捉小弟弟,一手拍肩膀,一边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个宝。。。,哄他小叽叽。。。!

现在,他忍无可忍(小便不出),不找夜总会妈咪,却找上翁总,真是笑坏江湖罗!

这就是我们马来西亚中华工商总会的最高领导?